念白

边缘。

哇哦!

刚看完海王,我吹爆海沟国那段!真的是又战栗又美!!!
妈妈太美了!我除了土拨鼠叫发不出其他赞叹词了!

另外看完之后我好想吃海王弟弟和维科的cp啊…
(感觉一脚踏入极圈)

明明我才是最纯正的血统,却转而去教还是“外人”的混血哥哥,那种委屈巴巴的感觉,啊

You suppose to be mine!
但是你却选择忠于我哥哥!

你教他从来没有教过我的招式,你从来没有那么对我笑过!
我已经努力变得这么优秀,但你的眼里却只有他!

即使最后我直言你的“背叛”,我也没想过杀了你。
即使我因为嫉妒因为求而不得黑化,我也不会把獠牙对向你————
弟弟给我感觉就是这样的,美丽强大绅士,柔软与强硬并存。

(我好想最后的最后弟弟对海王说,皇位我可以不要,但你必须把维科给我xxx另湄拉和海王这对儿太甜了xxxxArthur这个海洋大甜心!虽然看着是个糙得不行的壮汉,但是温柔细腻起来能宠上天,这谁顶得住啊!)






另外2333,说起这个我就很想笑,看到亚特兰蒂斯王都成白骨了居然还有头发随浪漂洋,让我们这些青年秃头的情何以堪(*´◐∀◐`*)

激情发言()

刚看齐衡的视频剪辑,一闪而过一句朱老师原声的“Ta想要我”
嗯?嗯??嗯???
试问谁不想要你啊小公爷?!!!
就这一句话我能脑补十万字!!!!

EB衍生 五分钟睡前小段子


Brandt抬手揉了揉眉心,看向已经空无一人的办公区,
25分钟前他拒绝了Benji邀他一起宵夜的提议,在他们一同解决掉一个“拒不过圣诞节”的无政府主义黑客之后。再过半小时人就该抓来了,而在这之前,还得解决掉“某人”遗留下的“历史问题”。
说真的,Brandt心里想着,这个身份得快点洗掉才好,虽然很刺激但是太刺激了对心脏不好,特别是在Ethan的小队里。
他倒不是怕Ethan,真打起来不知道谁输谁赢呢,他就是感觉有点不自在。
身份被说开后Ethan没什么后续动作,就是时不时的出入他的屋子刷一下存在感,
作为一名每天都被工作压榨的“社畜”,只要Ethan不半夜摸上他的床放掉他的血,他就当没看见了。对方似乎孜孜不倦的想继续未竟的“逗弄小宠物”事业,经常故意性挑战高难度任务受伤或者偷藏他塞在各个“秘密角落”里的药。
呵,曾经的Hansel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可是William Brandt,区区Ethan Hunt能奈我何。
Brandt搅了搅手中的咖啡心情似乎愉悦了一点。
但是愉悦没持续多久,Brandt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靠近,喔拜托今天去抓人的不是这位“传奇特工”吧——
Ethan业务熟练的打开Brandt锁上的门,将手中的那束玫瑰花扔到目不斜视的参谋怀里,在对方开口前懒洋洋的说道,
“从一个小姑娘那儿买的,天黑了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晃不利于社会安定。”
Brandt皱眉看着一屁股坐在他对面沙发椅上跷着腿没个正形的IMF队长,
空气里微微浮动的铁锈味儿表明眼前这位不知道又是作了什么妖还故意往他面前凑,以为他现在会跟第一次一样“手足无措”吗?
Brandt将花放在桌子一角,双手交叉身体往后一靠,他用舌头顶了顶尚未有任何反应的犬齿,心情放松的发问,
“大晚上的有何贵干?”
Ethan嘴角往上一勾,用轻而低的声音说了句,“Merry Christmas.”
Brandt眉毛挑了挑,“我不知道你还信基督?”
“为了圣诞礼物信一信也无妨啊,”Ethan坐起身子向前倾,目光在Brandt领口处逡巡一番,“我要圣诞礼物。”
Brandt看了眼表,差二十分钟就快三点,圣诞节早在两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对方那理直气壮的神情就像自己睡过头却不依不饶的小屁孩,他不禁笑出了声,“明年请早,今年的礼物没了。”他摊了摊手。
Ethan嘴角向下一撇,“我拼死拼活完成任务,途中饿着肚子还记得给你买礼物,虽然过了时间但心意是真的啊,”他又看向Brandt的领口,瞥了一眼就移开
“一点小礼物都不给真小气…既然这样那我回去找那个小姑娘了,哎都告诉她晚上不安全了——”
Brandt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下不为例。”他拉松领带,解开两颗扣子,
Ethan看着Brandt向他走近,他幽深的绿色眼睛泛着莹莹的光,心脏突然鼓噪起来,那人微微倾下身,用打着商量的语气说着,“就一口啊。”他咧开嘴露出森白的尖齿,轻柔的回了句 “好。”










(突然想推翻前面说他们ooxx过的事情…暧昧和求而不得才让人狼血沸腾啊!!!)

瞎写

看完了无双,就想着吴复生这个角色挺“正统”,
我们yy自己是弱小但是背负着不凡命运的故事主人公的时候,就会想着身边有这么一个富有魅力亦正亦邪,举手投足都雅痞十足的“保护者”——李问简直是我本人了,
然后有种“明明我只是想普普通通的活下去结果却总有人逼我做决定”的欠欠的感觉…俗称矫情吧233
哎这个故事就是真真的一出“活在梦里”,
不过要是能有周润发/吴复生这样的大佬环伺(嗯?)根本就不想醒过来好嘛!

神奇的是看了下无双的粮,我居然磕不下复问/问复这个cp…难道是李问坏蛋形象塑造太好我的正义感允许不了/摸下巴

突然的脑洞

我刚看一个视频剪辑,是双ryan特工设定,强行搭档执行任务,高斯林属于人狠话不多的那类,有点冷硬,贱贱角色是王牌保镖里那位,

就突然很想看任务途中贱贱正经假装高斯林撩妹子,深情款款说完情话抬眼就看见高斯林面无表情站在门口,

中途可能会发生高斯林误会(有可能不是误会)贱贱是敌方间谍,于是对其展开追杀(欢乐公路旅途不来一发吗✧*)

总之就很轻松搞笑xxx舒缓身心

好了我说(写)完了/

视频链接在评论。

emmm为何我刷新一次链接就消失一次…算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77317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92FAA1C7-FC30-4E32-861E-F3DA4104B0508021infoc&ts=1544699420679

(My fangs are in your throat)

我的獠牙长在你喉咙*
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它们吸取着养料
名为恶意的种
在生根发芽
长虺成蛇
或共生
为进















*:被姆爷新歌《Venom》帅到,其中尤其喜欢这一句ww

乱写的…一点儿意境都没…

8102年了,我还在真情实感的为poi掉眼泪…这一点都不克制,一点都不。

【Upgrade/升级】Stem/Eron pwp 下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我以后再也不搞这种自己搞不定的cp了…

链接在评论,使用需注册。



















估计没几个人会看()
啊果然菠菜挂了…so sad, 新链就真的靠缘分了()

EB衍生 万圣节小段子

(具体设定见前前篇)


Brandt蜷缩在床脚,烙在骨髓里的灼烧感在缓慢退却,他紧闭双眼,全身汗湿,十月凉爽的夜风并没有带给这个可怜人任何慰藉,明明四肢冰冷但是内里却犹如烈火焚烧,
这是什么因果报应吗?
曾经的小猎人咬着后槽牙意识模糊的想着。
窗外人群的声音时远时近,烦躁感激起了他内心的暴虐,好想让他们全部安静,像死掉那样安静。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
倏然,那些声音都消失掉了。
布料摩擦的细微声响被异常敏锐的听觉捕捉,有谁在靠近。
有什么冰凉柔软的东西缓缓抚过他的下唇,轻柔但强势的探入内里,打开他的牙关,摸上刚刚“异军突起”的尖齿。
Brandt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向下施压,那层阻碍被轻易刺破,腥甜的液体涌出,带着某种蛊惑,他下意识的吞咽。

一种熟悉的危机意识唤醒了他,Brandt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一双漂亮的灰绿色眼睛——
IMF的小组长蹲在他面前,枕着自己的左臂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见他醒了,面前的人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和两颗尖牙,Ethan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子般雀跃的招呼Brandt,

“Happy Halloween~”

“Hansel. ”

这真他妈是最糟糕的一个万圣节了,嘴里还含着Lestat大拇指的Hansel如是想到。

梦 Ⅳ

我和一伙人是旅人,来到一个城镇。
这儿看起来宁静秀美没有任何污染,房屋错落有致,但是空无一人。
我们正诧异的时候碰到了当地居民。
是一个有两条辫子的小姑娘,阳光穿透了她。
我们说明来意,她领我们见到了她的族人。
全是灵魂体,或者说看起来像灵魂体。
他们不需要进食不需要排泄,几乎不消耗资源。
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宁静祥和。

(中间有一大段介绍他们怎样变成这样的,遗憾的是我没记住…)

我们打算在这儿住一晚。
但是晚上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波人,发起了突袭。
按理说这些居民应该不会被任何实体武器所伤,但是接下来我们看到了非常残暴的一幕。
袭击的人利用这些居民自己的“身体”为武器,把他们相互挤压,生生压成肉泥。场面太血腥我甚至自动打码处理成一块儿一块儿蹦出的像素块儿。
而当我们询问这场突如其来的屠杀的缘由,那些从杀戮中抬头的人挂着笑脸,

懒惰、没有竞争意识、什么都不能创造的他们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

而最终,我们也只能在惨叫声与冲天火光的背景下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