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白

边缘。

我得说看图脑补了很多:P

【升级/upgrade】Stem/Eron pwp 上

Warnings:
结局改动,人物有ooc,剧情有私设,激情写作。
(不负责任发言:我只是想搞一搞美艳总裁)

Eron Keen, 维塞尔科技公司的boss,一个长相俊美却性格孤僻的怪胎,同时是个科技天才。

他的生活被数不尽的电子元件所包围,但神奇的是他本人却很喜欢老玩意儿。那些由数据流筑成的高墙将他圈禁在一方天地里,导致他缺少对人类的了解和同情心。

Eron Keen,是一个混乱善良的人。

至少,不是一个人类至上主义者。

“Eron, welcome home.”沉稳的男声代替了平日里温柔体贴的女声,这是他的作品,他的Stem,他高兴于这“小小”的成就,展望了下Stem会给公司带来的创收,只要能通过这个测试,那些股东们将不会再来烦他,自己可以更加自由的去研究其他产品。

但随后他意识到自己创造出了什么,就像被怪物反噬的弗兰肯斯坦,Eron成了那个作茧自缚的人。
Stem反客为主主宰了自己的生活,而Eron放任其入侵并逐渐蝉食自己的精神,一个比自己更高效更聪明的造物,它带来的便利和可能实在太让人动心,只要,只要Stem还在自己手里。

死亡的气息掠过时,Eron瞳孔剧烈抖动,脑子里一片空白——

刀尖停在他太阳穴几毫米处,他僵硬的抬头,眼前的“Grey”偏了偏头,那双已经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盯着他,随即他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当Eron从黑暗的混沌中恢复意识,入耳的是淅淅沥沥的雨声,这是屋子里的气候模拟软件,

这个模式是Eron放松时常用的,屋里暖色系的灯光带来一丝暧昧,在经历过那样凶残的犯罪事件后这样的温馨显得格外诡异,
在Eron的设想里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毕竟自己对Stem的威胁是最大的,逻辑运算下的最优解就是抹杀掉他。

Eron偏头看见了坐在床边背对着他的Stem,他小心伸手去够床头的台灯。

“Really?”

Stem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企图用台灯线谋杀他的Eron,
后者毫不迟疑的将台灯砸向他,Stem偏头躲过,动作迅猛的将试图逃离的Eron按在床上。

智脑出手向来是高效精准,Eron徒劳地用手扒拉着坚如磐石的手臂,Stem在对方快窒息前松开了手,

“我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力量,人类真是太脆弱了。”

Eron捂着脖子大口喘气,他看见对方手里拿着Cortez警探的通讯器。

“你已经成为了人类,你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

Eron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

“你出什么问题了吗?你想要我做什么,造出另外一个Stem然后看你们打架吗…”

Eron突然愣住了,一个物种想要繁衍进化,竞争、淘汰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这也是人类千百万年来能存活下来的原因,而这个出生到现在不过几年的Stem竟然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吗?!

Eron心里生出一种由衷的恐惧,不可能,智能生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知道,在他们面前逻辑运算是有一串一串的01组成,按理说他们的认知里只存在工具理性,一切以利益最大化为先。Eron浑身一抖本能地向后缩去远离这个让他恐惧的来源。

Stem编辑完Cortez警探发回警局的回执,将通讯器放在桌上,它看着缩在床头的自己的创造者,语调沉稳优雅,就像平时一样,

“我清除了Cortez警探的记忆并处理掉了外面的尸体,我暂时需要留在这里,Eron, 可以吗?”

Eron抱着膝盖双目无神,这个屋子已经处在智脑的控制下,他的回答没有任何意义,而对方却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Stem行事的风格越来越像人,但Eron知道,它根本不具有人性。

Stem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应,它改变策略道,

“Eron,你应该去洗个澡。”

Eron闻了闻自己的味道,沉默的看了眼面前干净整洁穿戴颇有Eron风格的Stem,
自己似乎在某些方面影响了Stem,Eron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不发一言起身去浴室。

身为创造者的自己,在制造出智脑后却没有给出相应的引导只是一股脑的灌输,意识到这一点的Eron颓丧地揪着头发,任温热的水流肆意奔腾而下。


梦 Ⅱ




我穿着蓝白相间肥大的校服,头发披散,领子拉高,脚步虚浮地走向村子里唯二的诊所。
不去另外一家是因为那家用药好,贵。
土路翻起的尘土掩盖了白布鞋上凝住的深褐色印迹。
跟往常一样那些狗腿子男生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
那个长头发女生上来扯住我的头发,
我被迫仰起头,隐藏在过长刘海下阴翳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她,就像一头舐了血的饿狼,
那人被吓到一般松开了手,
是了,平日我是由着他们欺负的,
我兜里攥着蝴蝶刀的手默默松缓。
跨过久经岁月的门槛,四五十岁的诊所老板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冷静的说自己跟同学们发生了些矛盾,
他挥挥手,旁边一直嗑瓜子的厚嘴唇女店员迎上来,
撩开我的头发和严实的校服,啧啧着让我去里间。
我轻车熟路的来到只有一块布隔着的里间,脱下衣服等着女店员送来的药。
脸上被划到的伤口有点严重,伴有几条红痕,身上是些交错的青紫痕迹,锁骨也有波及。
酒精涂抹上来时生理性泪水涌出沾湿眼睫,女店员用不甚温柔的手法处理完了伤口。
我撩开布本想赊账,却不成想在店里看到了一个脸色发青胡子拉碴的男人,
柜台上有着几张皱巴巴的零散钞票。
我蠕动着嘴唇,就着脸上的纱布和泪痕露出受委屈般的表情,
“爸,”我小声喊了句,
男人看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招手让我回家。
男人一路沉默,
他心里肯定在想这次自己的女儿又惹出了什么事,该怎么摆平。
他没有过问我的伤是怎么来的。
他也完全没想过我会杀人。
是的,我杀了人。是个条子。
其实我不是很确定他死了,
我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逮到了,大概是偷东西吧。
我只是想让那个条子失去行动力,但是他夺过我的刀划了我的脸,
我一气之下就着他的手直接把刀扎进他胳膊里,并且留了一截断刀在肉里。
但是,无论那人死活。
我肯定是活不成了。坐牢,会死的。
但是,这样一来爸爸就不用为我的学费费心了。
我应该逃,离开这里。
我抬头看了前面的人一眼。
他们肯定会找到我的,校服,血迹,生死未知的受害者和目击证人,
我将成为一个罪犯,一个逃亡的罪犯————
还好爸爸什么都不知道。








梦 Ⅰ


我和她一起,在一辆公车上

我们没有坐在一起

我拉着扶手站着

偶尔回身窥视一样

隔着人群看她

看她和隔壁婆婆聊天

看她伸手抚摸不知怎么上车来的小黑

视线那么模糊

我都没看清她的脸

然后我跟着她下车来到一家中药铺

她背着背篓,跟穿着像知识分子一样的老板说话

她和老板一起进了里间

我坐在外面的石凳上等

没过多久我就闻到了中药的味道

我想她是在煎药吧,一会儿就该出来了

我坐着无聊就趴在桌上,侧头盯着通往里间的黑乎乎的通道

过了一会儿

老板出来了

我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

很久很久很久

仍然是黑乎乎的

没有人出来

老板淡淡地瞥了我一眼

我睁着眼无声的落下泪来

我要转型了!

以后打算用这个号写一些自己做过的有意思的梦。
不能老是写黄蚊!(*°ー°)v
(虽然还有两篇在酝酿中ヽ(•̀ω•́ )ゝ)
咳,总之,从明天起我要做个说梦人了/正经脸




更新时间什么的,随缘 随缘

[梁解]自割腿肉 下

是的你没有看错,是更新。

不要怀疑这真的是我爆肝赶出来的,

我这么说只是想让你们打我的时候轻点(划掉)

因为七月我要断网了所以狠狠心咬咬牙,憋出了这个玩意儿,

写到后面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凑合看吧(划掉)

写完我已经性冷淡了( '▿ ' )

祝你们食用愉快( '▿ ' )
(评论在链接,需注册。)
                                                                                                      








                                                                                                  

不好吃你们也找不到我了咩哈哈哈哈哈哈哈/跑路

[基鹰]只是个胡思乱想

ok 是这样,我刚刚脑子里出现了个画面:

loki随意坐在王座上,clint单膝跪地,以臣服的姿势低下头等着他主人的指示,王座下跪倒着一片人,
loki心血来潮用脚尖抬起clint的下巴,只是想看看他的表情,
即使知道这个圆脸男人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
clint仍然低垂着眼睫,直到loki叫出他的名字,他叫他
“clint”
whatever,可能loki只是忘了他的姓,然后他看见那个人抬眼看向他,就像听到自己名字的puppy,那双无机质的冰蓝色狗狗眼不带任何情绪的望向他,没有询问,没有波澜
loki突然就不高兴了
“我想我在这儿艹你你也不会有意见吧?”
邪神露出笑容这样说着











原谅我这么平铺直叙OTL (因为写不出来(sigh
这个冷圈是真的冷啊/me 瑟瑟发抖

只是想吃个粮X②

抱歉坑了你们这么久

友情链接前篇:
http://nain6426.lofter.com/post/1e7d316a_11e923a6

三次突然有爆多的事情…

我觉得这篇我再不憋出来可能就…

于是急功近利地产出了这个…本来还想表达班纳博士为了妮妮拼命压制变绿的冲动,但是技术不好写不出来OTL

啊啊啊大手子们分析科学组的情感特别到位啊!我这种写不出来感情的人就只能肉QAQ还不好吃QAQ

谢谢看到的各位x

爱你们/手动比心

(链接在评论x)

翻车了…吾心好累

请查看最新的链接OTL
(使用需注册)

[三块广告牌][迪克森/雷德]片段


迪克森带着枪茧的手抚摸着眼前苍白皮肤上显眼的伤疤,

他嘟囔了句,好丑。

他怀里的人咬牙切齿道,这他妈还不是拜你所赐!

说着扭动着想要起身,迪克森掐着他的腰将人按了回来,雷德猝不及防被顶得呻吟出声。

别动。

那人在他耳边喷着湿热的空气,是他一贯黏糊糊的口音。

然后迪克森扳着他的肩膀转了过来,找寻着他的嘴唇。

相连的地方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雷德双手环住迪克森的脖子,主动将唇送了过去。

他小心翼翼避着他脸上的伤疤,即使知道已经好了,但雷德仍觉得碰到会弄疼他。这个壮得像狗熊的男人从来对鲜血伤口这样的事不甚在意,现在变得这么丑…

我很丑吗?

雷德惊恐的看了他一眼,这人难道听到刚才自己在想什么了?!

迪克森蹭着他的脖子,嘟嘟囔囔着,

没姑娘愿意要我了,便宜你了。

雷德搂着人翻了个白眼:可去你妈的吧。






(看完之后对看起来钢铁直男的迪克森印象无比深刻x
Red实在是太温柔了xx被人吃干抹净还要被人嫌xxx我一点都不心疼甚至想欺负他(你快住手))

那什么,嗯下还没出来…写个小段子补偿一下(๑ˊ͈ᐞˋ͈)ƅ̋
(啊甜段子怎么这么好吃(๑ˊ͈ᐞˋ͈)ƅ̋)
(纯文字老福不让,试试这样。)